板升资讯

旅游  |

板升资讯 > 旅游 > 云顶登入官网,亲兄弟明算账:平安金服发力"内部生财" 涉及13.8亿

云顶登入官网,亲兄弟明算账:平安金服发力"内部生财" 涉及13.8亿

2020-01-09 09:14:08    来源:板升资讯    

云顶登入官网,亲兄弟明算账:平安金服发力

云顶登入官网,“亲兄弟,明算账”这一点在平安金融体系内,表现的似乎更为明显。6月10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连续公布两条关于平安人寿与平安金服间的重大关联交易,涉及金额共13.8亿元,一则外包服务,一则咨询服务。开始“萌动”的保险系金服平台,究竟都在如何奋起直追?

平安金服收平安人寿13.8亿服务费

公开资料显示,平安人寿与平安金服关于外包服务合同、咨询服务合同的关联交易中,分别涉及金额为6.7亿元、7.1亿元,具体交易概述为下:

平安人寿与平安金服签署外包服务合同

根据合同约定,平安金服给平安人寿提供外包服务,平安金服向平安人寿收取外包服务费,预计整个交易期间(三年)关联交易金额合计6.7亿。

平安人寿与平安金服签署咨询服务合同

根据合同约定,平安金服给平安人寿提供咨询服务,平安金服向平安人寿收取咨询服务费,预计整个交易期间(三年)关联交易金额合计7.1亿。

两份合同均是三年期限

但一旦出现不愿续约情况,又怎么办?

合同中给出答案:

两份合同均于2019年5月30日签字并盖章成立,服务期间为2019年6月日至2020年5月31日,为期壹年。合作期限届满前,如果任何一方无意继续合作,应于合作期限届满三十天前向另一方以书面形式发出通知,否则本合同自动顺延至双方就本合作事项签署新合同为止,但合同自动顺延期限不得超过2年。

且合同规定,交易结算方式为逐月支付。

服务成本之大,定价如何取信?

合同中关于定价依据也有相关解释:

根据安永2018年《深圳平安综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2017年度转让定价报告》中明确表明:安永在 OSIRIS 数据库中选取可比公司,分析结果显示,可比公司在 2014 至 2016 三年加权平均完全成本加成率的四分位区间为5.48%至15.59%,中位值为 8.46%。2017 年度平安金融服务的完全成本加成率为 14.04%,位于上述四分位区间之内,平安金服向寿险收取的咨询服务费报价是符合公允原则的。

按照定价政策,此次定价是按照成本加成法来计算。

作为价值交换,平安金服要为平安人寿提供财务、员工、录入等外包服务;电话管理咨询等服务。

保险系内生金服“年轻化+服务单一”

虽然是内部资金的不同阶段流转,但在这场价值交换的关联交易中,保险系金融服务公司已凸显了自身价值。

据了解,目前国内保险市场中,存在金融服务公司的有人保、国寿、平安、太平等大型险企。

对于金融服务公司的定位有解释称:

金融服务是指金融机构通过开展业务活动为客户提供包括融资投资、储蓄、信贷、结算、证券买卖、商业保险和金融信息咨询等多方面的服务。

对于保险方面来讲,可能涉及的领域包括:直接保险(包括共同保险、寿险、非寿险);再保险和转分保保险中介,如经纪和代理;保险附属服务,如咨询、精算、风险评估和理赔服务;银行和其他金融服务(保险除外)等多项关于保险业务的服务。

从各家保险系金融服务公司成立年限看,多属于“年轻化”群体,相较保险公司成立的十年、二十年之久,依旧显得有些稚嫩。

人保金服

成立于2016年10月20日,由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全资控股,注册资本10亿元人民币。人保金服也是原保监会首家批复的金融服务公司之一。

平安金服

为中国平安控股子公司,由平安集团旗下的平安数据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平安直通咨询有限公司于2016年整合成立,其前身为平安数据科技(深圳)有限公司。

太平金服

是中国太平保险集团旗下综合性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旨在为客户提供保险保障财富增值、生活购物和健康管理等全方位的金融生活服务,其前身为太平电子商务,成立于2012年。

国寿金服

成立于2015年12月03日,注册资本10亿元,但非国寿直接控股公司。

四家金融服务公司的存在,多服务于其产生的主体公司。如人保金服是作为人保集团布局互联网金融科技领域的平台,坚持“保险+科技+生态”战略,围绕主业、服务主业、做精专业,不断把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引入验证和赋能保险主业, 着力重点打造“四个生态圈”。

人保金服的主要功能,便是辅助人保主业保险的发展,资源产生于内部,也用于内部。

值得注意的是,国寿金服并非产自国寿集团,但作为国寿体系内的一环,并未明确纳入国寿服务体系之中。

保险系金服,脱离“内生”要多久?

作为保险系的另一分支,金融服务公司的存在,势单力薄。但同样作为金融主体之一的服务公司,除几声于母公司的“庇护”外,还有怎样的发展?

目前来看,四大保险系金服平台,仅有人保金服和太平金服有了自己的官网宣传,人保金服明确了自身的服务方向,如普惠金融、汽车服务、支付技术服务、保险科技服务,而太平金服完全保险化,“物化”为保险销售和服务平台,更为悲催的是国寿金服,都没有纳入国寿集团的战略框架当中,其业务发展都无从查起。

在中国平安旗下,平安金服(深圳平安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被纳入了中国平安科技业务板块,与陆金所、平安普惠、平安好医生、金融壹账通、万家医疗、平安医疗健康管理、壹钱包、平安科技并列,不过平安金服对于中国平安的贡献仍羞于开口。截至2019年4月30日前,平安金服与平安人寿发生关联交易金额1.53亿元,未来一年翻九倍之多。可见,通过内生式“萌动”来壮大成为保险系金服的突破口。

或许,从蚂蚁金服等电商平台做保险的案例中可窥探一二。无论是蚂蚁、还是腾讯、亦或者京东、美团等电商平台,在进军保险业的最初之际,是信息共享与咨询、转嫁的第三方平台。业务发展的多元化是其特征,也是开枝散叶的重要手段。

但作为传统险企的金融服务平台,在服务母体公司之际,很少进行外部业务拓展。但借助传统险企资源、技术、乃至成熟的服务体系,如果做大其他外围的服务工作,或许是保险系金融服务公司创收,乃至保险公司创收的另一大途径。

保险系金服,如何从“萌动”到壮大,究竟要走多久?你能告诉我吗?

  • 上一篇:30亿人次,出行如何更顺畅
  • 下一篇:我的又一位创业朋友累倒了
  • 板升资讯

    Copyright 2018-2019 asdorbike.com 板升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